第二天周六,我懒洋洋地睡到八九点才起床,家里静暗暗的,一个人也没有,我便穿了外套,筹备下去倒垃圾,可是我突然发现,垃圾桶里竟然有很多用过的绷带和棉棒!我的心里有点慌,过了一会,老妈买菜回婆婆背捡来的瓷娃娃上学来了,我从速跑过去问老妈是怎么回事,老妈被我缠得没措施,终于告诉了我。本来昨天爸爸并没有忘记去接我,而是雨天路滑,爸爸又着急,出了一点小车祸,受了一些伤,怕我担忧才没有告诉我实话。知道真相后的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,又担忧又愧疚,想到自己对爸爸说的话做的事,我决定好好补充一下爸爸。
友人带着几个阳光男孩和女孩,他们怠倦的靠在婆婆背捡来的瓷娃娃上学椅上不说话,友人微笑不语,还是以前那幅憨实的样子。我开始极力渲染他们未去过的风景,让车内多点欢声笑语。
婆婆背捡来的瓷娃娃上学缓缓的我走得有点累,看到了竹林,这是竹林出口,我便坐在竹林与山路的婆婆背捡来的瓷娃娃上学交叉口,想友人一行不会因此交错。听到人语,我想是友人过来了吧,婆婆背捡来的瓷娃娃上学我忙隐身到竹林里。若友人从这里走过,我跳出来吓他一跳,给他一份惊喜和开打趣,像当初相处的日子。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,好一会,声音仍不见近,仔细听好像又远了。我想或许不是他们吧,看着千杆修竹,阳光在竹梢上闪烁着、跳跃着,偶尔摇落一点金光在竹杆上,一闪又消失了,我沉醉在这幽静里。